看病的故事

作者:李海培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0-10 09:30:2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小时候,请医生看病是我家最头疼的事。

  上世纪70年代,我家乡是个有两三百户人家的村子,只有一个村医,村里的大人孩子有个感冒发烧的,只能上门请村医刘医生出诊。那时我患上了荨麻诊,隔三岔五地浑身瘙痒,难受之极。每当这时,母亲就带着我去找刘医生看病。如果是晚上犯病,只有等到第二天再看。第二天也往往要等到太阳有竹竿高,刘医生慢吞吞地起床后,裹上一杆叶子烟咂完,才背着药箱来家里给我看病。看完病后,家里还要倾其所有招待刘医生。那时家里弟兄多,生活困难,再难再穷也得打两斤酒、割斤把肉为刘医生做几个下酒菜,以表感谢。

  那时,村里不通公路,村里的刘医生只能处理一些小病小痛,碰上突发性疾病,只得请一班气饱力壮的年轻人用担架把病人抬到县医院,有的病人甚至还没抬到医院就死在担架上了。有些人家没钱看病,生了病就拖,或者到山上找些中草药“熬药罐罐”,或者请先生道士神汉在家里“跳神驱鬼”,许多病人因贻误最佳治疗时机而导致死亡。

  1992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左脚突然被毒蛇蛟了一口,母亲见状急忙找些细绳子捆住大腿,避免蛇毒往上窜,然后请了几个年轻的族人抬着我,十万火急地小跑8公里山路来到县城的医院。医生说,如果迟送来半个小时,就没命了。那次我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把准备给大哥娶媳妇的钱都花光了。

  1996年,家乡修通了公路。突发性疾病患者只要拨打120,20分钟以内救护车就开到了村里,极大地方便了村民就医。2010年后,村里实施了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一年只需缴几十元钱,上医院看病就可以按比例报销。这对于多年来怕生病、怕医病,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真是“久旱逢甘霖”。

  2016年,家乡实施了“医共体”,助推医疗健康精准扶贫。以县级医院为龙头,乡镇医院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的县乡村一体化管理模式,为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保驾护航。推出了先入院后付费、先入院后报销等利民惠民政策,贫困户和低保户的报销比例接近百分之百。

  2017年初,我的妻子患上了尿道结石和胸腔积水,住院时交了1.2万元。由于进行手术,在县医院住了10多天的院,因我是计划生育户,由政府代交“新农合”,出院时结账报销了1.1万元。

  如今,村里缺医少药的状况一去不复返。村里建起了卫生室,其功能由治病向防病转变。60岁以上的老人由政府每年体检一次,村民们都有了自已的签约医生,只需打个电话发个微信,签约医生就会在第一时间给予解答,并提出建议。

  40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40年的沧桑巨变见证了改革开放带给我们每个人实实在在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