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人看家乡变化|小餐桌折射家乡大变化

作者:冯文波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7-11 09:51: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渤海之滨、黄河之洲”“滩涂多、海无边、水无沿”说的便是我的故乡山东省滨州市。尽管滨州拥有240公里的海岸线,但我儿时的记忆里却并没有“海”的概念与印记,只因从我的家到海边还有70公里路程。在那交通不便、生活艰难的年代,可以想象我这内陆娃见一次大海有多难,更别提吃一顿鲜美可口的海鲜大餐了。两者皆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今年清明小长假,我回乡祭祖,期间与几位许久不见的儿时玩伴小聚。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准备的满满一桌丰盛饭菜,竟然有七八道是海鲜——油焖大虾、辣炒蛤蜊、清蒸螃蟹、红烧黄花鱼、白菜拌海蜇、海蛎子炒鸡蛋、水煮香螺……坐在我旁边的春生大哥看出我的心思,哈哈一笑说:“老弟,我们知道你从青岛来,这些年吃了不少海鲜,今天也尝尝咱老家的,比比哪个好!”相对于味道,我更好奇的是如此稀罕的海鲜是从哪儿买来的。酒席间,春生大哥向我透露了其中的秘密:现在老百姓富裕了,家家户户都开上了小汽车,想吃海鲜,可以直接驱车到滨州北部的海边渔港码头,刚刚打捞上岸的新鲜海产品随便挑。

  既然是怀旧闲聊,便免不了忆苦思甜,玩伴们提到童年时吃到的唯一海鲜便是过年时父母做的油炸带鱼,色泽金黄、口感酥脆,搭配一块带鱼就能吃掉一整个馒头。也许是喝了几杯酒,也许是多年未曾回乡的缘故,一时间,童年的件件往事如放电影般浮现于我的脑海之中。

  上世纪80年代,国家刚推行改革开放不久,我的家乡尚处于贫困之中,家家户户时常会有细粮不够吃的情况。每当青黄不接时,我家总要吃上一两个月的窝头,一年到头饭桌上也极少见到荤腥,更不敢奢望螃蟹、大虾这样的海中美味了。

  有一年秋天,一向身体硬朗的奶奶病倒了。除了求医问药,父母亲变着花样为老人做好吃的,可奶奶啥都吃不下,最后好吃的都“便宜”了我。秋天,正值螃蟹最为肥美的时节,为尽孝道,父亲一大早便骑自行车前往无棣县买螃蟹。夜幕降临时,父亲才回到家,为了赶路他竟一天都没吃东西,看着父亲买回来的4只张牙舞爪的螃蟹,我既好奇于它们的可爱,又惦记着它们的美味。蒸熟之后,望着它们红彤彤的样子,我直咽口水,奶奶吃了一只,一只送给了诊病的医生,剩下的两只全被我消灭了。吃完后的蟹壳,也一直被我保留着,当作在玩伴面前炫耀的资本。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吃一只螃蟹都觉得是种莫大的荣光,百姓生活的艰辛与不易可想而知。

  30多年后的今天,望着一桌的海鲜佳肴,恍若隔世。春生大哥还告诉我,如果不便开车,也可以去镇上的海鲜市场购买,品种丰富、物美价廉。另外,如今村里通了网络,年轻人早就用上了智能手机,也都学会了网上购物,快递直接送货上门,足不出户便可吃上海鲜大餐。

  酒席上,望着伙伴们充满欢笑的面庞,我在想,这小小的一方餐桌菜品的变化,折射出的不正是家乡人民生活富足的重大变化吗?

  (作者单位:中国海洋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