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海冰的“菁冰连”

作者: 本报记者智曼卿  来源:大连日报   发布时间:2018-02-23 15:49:5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就在许多人忙活着如何回家过一个团圆年时,在我市北部海边,有一支来自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平均年龄33岁的海冰科研团队,他们每天坚持在户外观测海冰,为冰区海洋安全保障和我国海冰科研积累第一手数据默默坚守着。他们就是被誉为“菁冰连”的“国家级青年文明号”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海冰团队。

  越冷越需要往海里走

  每年12月至次年3月,12名青年科研人员组成的“菁冰连”便半个月轮一次班,在我市北部沿海和鲅鱼圈海域对海冰冰情进行定点观测和岸基雷达观测研究,每日、每周、每月按时发送监测报告。

  2月6日早上7时多,杨永俊和同事就从位于瓦房店市红沿河镇的驻地开车向海边监测地点驶去。海冰特别严重时,晚上8时甚至半夜,也需要到几处重要观测点进行监测。

  记者采访当天,最低气温约-15℃。每天8时、14时、20时,一天三次的海边定点观测和雷达监测点观测,每天单程50公里的大面观测、重点区域24小时不间断自动观测,从早上6时30分起床忙碌到晚上近22时结束,行走数万步,这就是海冰观测一线值班人员的日常工作。

  比寒冷和低温更扎心的是寂寞和对亲人的牵挂

  最近几个冬天,“菁冰连”把驻地安排在红沿河镇最好的一家“宾馆”——一家家庭旅店标准间里。由于太小了,“宾馆”只提供早餐,午餐和晚餐他们只能到镇上找饭店解决。史文奇告诉记者,平时都好说,但过年期间,镇上的小饭店也都关门了,“菁冰连”的科研人员只能吃方便面。

  要么是有嗷嗷待哺小儿的父母,要么是即将或刚刚结婚不久的青年人,对“菁冰连”这样一群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的青年人来说,比寒冷和低温更扎心的是寂寞和对亲人的牵挂。

  “菁冰连”成员刘永青每年都挑温度最低、冰情最重的那段时间值班,妻子快临盆时他仍在冰上坚守;杨永俊作为两个年幼孩子的父亲,始终坚守在一线;陈元连续5个春节坚守在红沿河海冰现场一线,每个冬季都在现场连续值班50余天、年均值班数超过70天,期间母亲生病住院,他也未耽误工作,直到工作结束才奔到母亲病榻前……相信每一个“菁冰连”成员都有回家的理由,但大家却往往把困难留给自己,把工作放在首位。“班排好了基本不会换,否则就打乱其他同事的计划了。”杨永俊说。

  “现在的条件已比老一辈强多了”

  袁帅说,任何一门应用科学的成就,都离不开其基础理论和应用基础领域的研究进展,工程海冰学科更是如此,年年在茫茫冰原坚守,日日与孤单寂寞相伴。最危险的就是为了测量固定冰外缘线,“菁冰连”几个人用安全绳连在一起共同向大海深处冰面走去,往返数小时、“热水加饼干”还要注意不要掉进危险的冰缝和触碰犬牙交错尖锐的海冰。

  但“菁冰连”的年轻人却说,在更为艰苦的环境下,老一代海冰人几十年如一日,夜以继日地推进技术研究,我们现在的条件比他们强多了。观测海冰的这几个月里,不管多冷、风多大、雪多大,“菁冰连”的海冰科研人员每天都要按时走向寒冷的海边,“追寻海冰的脚步”。

  目前“菁冰连”在辽东湾沿线已开展了鲅鱼圈、将军石、江石底、红沿河和大咀子等多处海冰现场观测和港口等重大沿海工程的调研工作,获取并报送了大量第一手海冰冰情和风险状况数据,为海冰防灾减灾工作提供了翔实的数据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