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学生观摩宰杀鲸这样的教育不要也罢

作者:周超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8-01 10:02:1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进入7月以来,围绕日本捕鲸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让人们重新关注起这一老话题。日本政府不仅不顾国际抗议,执意重启商业捕鲸计划,并陆续派出捕鲸船,前往领海及专属经济区捕杀了227头鲸。更有甚者,竟组织当地学生观摩宰杀鲸的全过程,美其名曰进行“传统教育”,让人着实不解、无语,甚至悲哀。

  不得不承认,捕鲸在日本确是一种“传统”。作为岛屿国家,日本以海洋立国,非常依赖海洋资源。依靠鱼米为生的日本人,很早就形成了独特的“鱼米文化”。拥有丰富蛋白质的鲸肉,被当作“大海的馈赠”,成为日本人早期重要的食物来源。据说,日本仅专业捕鲸迄今就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尤其是二战后,捕鲸业对日本的重要性体现的更为明显,战败后的日本百废待举,食物极其短缺,“一头鲸鱼就能使七个村的村民获益”的捕鲸业,帮助日本人度过了那个缺粮时代,因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捕鲸业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时过境迁,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通过后,禁止商业捕鲸逐渐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日本无奈之下,只好打着“科研捕鲸”的幌子,每年持续前往南大洋及相关海域捕杀鲸。这一举动受到反捕鲸国家以及环保团体的不断抗议,但日本依然我行我素,执意捕杀如小须鲸之类被认为资源足够承载捕杀量的鲸类物种。

  转眼到了2018年12月,在试图重启商业捕鲸提案无果之后,尽管遭到多方反对,日本政府竟然宣布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并决定从2019年7月起,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活动。日本政府人员称,日本以“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捕鲸”为目标,以收集到的科学数据为基础,会确保鲸种类充足的资源量,但不会停止商业捕鲸活动。

  这是二战后日本政府首次退出国际组织,遭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不惜牺牲国家形象,仍坚持捕鲸,日本政府对捕鲸的坚持可见一斑。

  正式重启商业捕鲸之后,从媒体发来的一幅幅照片中,让人触动最深的,还不是那一头头被起吊上车的鲸,而是站在周围观看宰杀鲸的小学生。据报道,7月18日,日本千叶县南房总市组织45位小学生观摩宰杀鲸的过程。他们还被要求上前触摸鲸的皮肤,并在课后写下自己的感受。

  该小学校长称:“鲸是我们饮食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希望教育孩子们为自己的家乡传统而自豪,他们10岁了,正适合接受这些教育。”

  如果观看的不是宰杀鲸,这位校长的话会让人不由心生好感,为当地能如此注重传统教育而点赞。但事实上,日本坚守的捕鲸文化却是他们的传统文化中的糟粕、陋习。那么,如此费尽心血地“从娃娃抓起”,努力传承一种陋习,恐怕会适得其反。

  笔者老家农村房屋的墙上,曾刷过这样一句话:“移风易俗倡新风,封建迷信害死人”。这个标语一方面反映出我们对摈弃固有陋习的教育,已深入到了最顽固、最难攻克的农村地区,也反映出了我们对陋习的态度。中国人有很多传统,但我们并不执着固守,而是跟上时代形势,与时俱进,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因而,从这点来说,日本组织学生观摩宰杀鲸,试图固守与传承捕鲸陋习,让人感觉殊为不智。这样的传统文化教育,笔者认为不要也罢。

  事实上,很多调查都显示,日本食鲸文化确已到了江河日下的境地,鲸肉并不为大部分日本民众所喜欢。过去几十年,日本社会的鲸消费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有统计显示,目前鲸肉在日本人肉食中的占比已经从二战刚结束时的将近一半下降到不足0.1%;日本国内鲸肉年消费只有3000吨,是1962年峰值23.3万吨的1/80。

  日本捕鲸协会2017年底针对全国10岁至60岁不同年龄段的1200名男女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虽然有64%的受访者曾经品尝过鲸肉,但大部分人在最近5年未吃过;70%的10岁至30岁女性受访者表示,不知道鲸肉可以食用。

  由此可见,问题不是出在食鲸文化和鲸肉需求上,捕鲸业背后所代表的政治利益与商业利益,才是日本政府执意重启商业捕鲸的真正原因。恢复的是捕鲸,捞到的是选票,但日本政府的此番算计,恐怕最终不仅会丢了面子,从长远来看,还可能赔上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