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捕鲸”:日本为何“执迷不悟”?

作者:伊民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8-28 09:35:1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每年这个时候,有关日本捕鲸的消息总是“如期而至”:8月22日,日本水产厅宣布从5月17日起实施的2018年度西北太平洋近海捕鲸已经结束,共捕获177头塞鲸和小须鲸。加上今年3月底日本完成的南大洋捕鲸计划,共捕获333头小须鲸(其中122头为怀孕母鲸)。至此,日本2018年度的捕鲸计划可谓“圆满完成”。

  对于日本捕鲸,实在是一个老话题,当然也是一个复杂问题。多年来,日本打着“科研”幌子,行商业捕鲸之实,成为国际海洋治理中的一个“顽疾”,如今已是痼疾难医。

  近年来,为阻止日本捕鲸,相关国际组织、国家以及环保组织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但效果甚微。2010年,澳大利亚将日本诉至国际法院,2014年法院裁决勒令日本停止在南大洋“科研”捕鲸。201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要求日本等捕鲸国在实施捕鲸计划前须获得该组织全体大会批准。今年1月,欧盟及阿根廷、澳大利亚等发表联合声明,共同谴责日本以调查为名,在南极海域进行捕鲸活动。著名的反捕鲸团体“海洋守护协会”,多年来持续派遣人员和船只干扰日本捕鲸船,一度曾迫使其取消当年捕鲸计划。

  然而,日本捕鲸利益集团“见招拆招”,化解了种种阻挠。针对国际法院的裁定,2014年日本宣布“停止南大洋科研捕鲸计划”。然而不久后,日本就宣布建立了新的“科研捕鲸”项目,改头换面后重新派遣捕鲸船奔赴南大洋。对于国际捕鲸委员会,日本则通过增强在该组织内的话语权,长期致力于推动恢复国际商业捕鲸。对于反捕鲸团体,日本捕鲸协会则一纸诉状将其告上美国法院,最终迫使反捕鲸团体放弃了阻挠捕鲸的行动。

  甚至于针对最难“攻破”的反捕鲸国际共识,日本也不乏隐蔽动作。8月17日,以日本捕鲸传统文化为主题的纪录片《鲸世寓言》在美国纽约上映,后续还将在旧金山、洛杉矶等地上映。这个由在美国居住的日本导演拍摄的纪录片,显然是希望通过介绍日本传统的捕鲸文化“以正视听”,为“捕鲸正常化”张目。对于这种捕鲸文化认同的对外输出,尤其应引起国际社会的警惕。

  如此一番动作下来,如今日本捕鲸还在继续,反对者、阻挠者,甚至是围观者,都只能望“鲸”兴叹,心中感慨徒增奈何。

  事实上,科学研究早已指出,作为具有高度洄游性的海洋哺乳动物,鲸类群体是海洋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牵一发而动全身”,限于其群体数量恢复速度的缓慢,规模化捕鲸行为对鲸类群体、海洋生物链乃至海洋环境的影响恐将难以预料。同时,相关统计调查也显示,日本国内食鲸人数日渐减少,鲸肉消费能力已江河日下。

  那么,以海洋立国的日本,为何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在“科学研究”和“传统文化”两块“遮羞布”的掩护下,继续罔顾一片谴责之声,年复一年的出海捕鲸?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但究其根本,起码有两点可以探究:一是利益作祟。围绕捕鲸,日本已颇具规模的产业和市场,据报道仅在太平洋就有1000艘日本捕鲸船。如此庞大的群体,及其所创造的商业利益和代表的政治利益,成为日本政府支持“科研”捕鲸的根源所在,甚至于还要每年拨付巨额资金加以补贴。二是陋习固守。拥有400多年商业捕鲸史的日本,一向以“捍卫传统文化”为捕鲸行为辩护。殊不知这种所谓的“传统文化”,其实是一种陋习。“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目前国际社会对捕鲸“人人喊打”的大背景下,依然固守这样的陋习实为不智,理应对此反思。

  几乎每一年,日本捕鲸的消息都能引发媒体广泛转载,四周一片声讨谴责之声,但也仅是如此。顶住了国际舆论的压力之后,日本还是我行我素,有条不紊地公布捕鲸配额、开展捕鲸行动。现在,本年度的捕鲸行动已经结束,那么明年呢?悲哀的是,恐怕还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