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教授关春江:“渔民教授”的跬步之行

作者:记者汪涛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5-04 06:27:2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强劲的海风中飘起微雨,4月底的辽宁大连海边略带寒意。

  汽车在渔村的小路上转了好几道弯,最终在一处海岸断崖旁停了下来。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海洋生态研究室教授关春江穿上高筒雨靴,背上专业摄像机,手拿一个不锈钢样方和一把钢板尺,沿着一处陡坡慢慢向下走去。

  断崖垂直约8米,底下是海浪冲击的沙滩和礁石。下午6时许正是退潮时分,没有海水的掩护,各类海藻暴露出来。采集样本,测量单位面积海藻密度、重量、长度,拍照……50多岁的关春江在崎岖不平的礁石上来回忙碌,直到夜色渐渐模糊了他的身影。

  这是关春江为红沿河核电站进行核电风险生物监测的一次常规外业。近4年来,关春江带领团队,每年约有一半天数到现场监测,为维护红沿河核电冷源取水系统安全运行做出了积极贡献。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核电厂的特殊性要求必须保障绝对的安全生产。为维护核电冷源系统的稳定运行,核电厂安排了层层守卫者,并对其有着近乎苛刻的审核。关春江及其同事就是这些守卫者的团队之一。

  2014年,经专业机构评估和推荐,关春江及其团队成员参加了红沿河核电站核电冷源风险生物监测预警项目的投标。面对核电方的各种提问,关春江总能给出令对方满意的答案,最终顺利中标。用关春江的话来说,这与其多年来“勤于学习、善于积累”分不开。

  2003年,关春江从日本研修回国,在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从事海洋生态研究。多年的工作与学习经历,让关春江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常态化地积累文献和技术,密切跟踪国际动态。

  在中心领导的支持和鼓励下,关春江积极参与国际交流活动,并于2007年在加拿大获得国际学会奖。每次国际学术交流期间,关春江都会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大量国外相关专业图书,整理学术资料。长年的扎实积淀,为开展核电风险生物监测项目打下了良好基础。他提出的核电冷源海藻清污机以及水母导流网方案,已经纳入核电技改日程。

  由此及彼,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跟踪,以及2018年初的东海“桑吉”轮沉没事故跟踪,关春江的专业知识都有了用武之地,相关工作得到了多方认可。

  不到现场就不踏实

  关春江常说:不到现场就不踏实,认知海洋,需要倾心触摸。

  核电风险生物监测项目仅藻类监测点就有7个,范围是以核电站为起点,向南北海岸线各延伸30公里。

  为了确保监测点的有效性,关春江用双脚丈量了核电站周围近60公里的海岸线,直到选出满意的监测点为止。

  50多岁的关春江在核电风险生物监测项目实施过程中,和团队里的年轻人一起上船出海、调查滩涂。常年出海风吹日晒,黝黑的皮肤加上朴实的外表,关春江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渔民教授”。

  出海作业时,关春江早上5点起床,把准备好的各种设备再检查一遍。海上有7个监测站位,每个站位监测耗时约1小时,最快也要8小时才能完成海上作业。一天的时间,吃饭作业全在渔船上。

  驾驶渔船的渔民很欢迎这位“渔民教授”,不仅仅是因为关春江总会带些美食上船,更因为他们觉得关春江没有教授“架子”,更像“渔民”,是自己人。

  海上作业,闻着渔获物的腥味和渔船的柴油味,8个小时在忙碌的作业中很快就过去了。夜幕降临,关春江又一头扎进实验室,鉴定统计这一天的生物样品,撰写监测预警报告……

  近年来,关春江在核电风险生物监测项目中提出的水母监测预警打捞技术方案,被评价为最佳经济实用型方案。

  “老海洋”热心传帮带

  入职30多年来,关春江已经从一个对海洋不甚了解的新人变为了一个“老海洋”。他希望把自己对海洋的热爱和理解传给年轻人,也分享给更多热爱海洋的人。

  贾川,一位豪爽的山东小姑娘,日本留学归国后加入了关春江的团队。“关老师还有个绰号叫‘百宝先生’,您不知道吧?”看着记者一脸的疑惑,贾川和其他队员开心地笑了起来。

  原来,由于团队经常外业,不可避免遇到一些突如其来的小麻烦。例如作业工具需要一个铁扣,或者临时需要一个胶带,这个时候找关春江,他总能顺利解决。

  “记得有一次冬天上船出海,没来得及吃早餐,上船是要晕的。”贾川回忆说,那次关老师又神奇地从他的百宝囊中“变”出了一个热乎的烤地瓜,那一刻队员们心里别提多暖和了。

  关春江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在海洋监测第一线甘愿默默地奉献。近年来,他热心培养了研究生6人,发表论文20余篇,合著/译著2部,累计服务项目合同额达1600万元。关春江身体力行地带动了整个团队,每位队员从心里尊敬、爱戴自己的关老师,决心像他一样,成为一名勤学奋斗的海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