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海洋局南海调查技术中心总工程师周巨锁:我越来越离不开这片海了

作者:记者秦昕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4-27 09:04:1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997年,刚从矿业学院测绘学毕业的周巨锁没想到,他今后将与大海为伴。周巨锁说,因煤矿行业不景气,他又考了研究生,学习地图学与地理信息系统,2005年进入海洋系统。

  转眼13年过去了,周巨锁随身携带的记事本换了又换,上面记满了这些年为海洋做的“小事”。

  “一开始,对海洋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但干一行爱一行,我慢慢适应了工作节奏,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周巨锁说。从一个“刚从矿井里爬上来的”新人成长为国家海洋局南海调查中心总工程师,最让他自豪的有3件事:走遍了广东沿海;获取了大量人迹罕至岛礁的资料;扩大了调查中心在海洋领域的影响。

  “矿工”本色

  从内陆到海洋,从矿井到船舶,这条路走得不容易。

  测绘工具日新月异,周巨锁上世纪90年代在学校里学的测绘方法,在实践中往往用不上。GPS、测深仪、多波束、侧扫声呐……这些海洋测绘的常用工具,他都是在工作后才接触到。“不懂就好好学。”周巨锁笑着说。他研究说明书、向同事请教、争取更多操作机会,仔细琢磨其中门道。

  沉下心来钻研,渐渐地,周巨锁发现工作中有一些流程可以优化。譬如,每次制图前的数据加载、图幅整饰批量进行,可节省大量时间,制图效率能提高好几倍。他花了近5年时间,将广东4000公里海岸线走了个遍,编制了《广东省近海海洋图集》。其中,海岸带与海岛调查图组部分就有100多页,囊括了地形地貌、沉积物类型分布、湿地类型分布、植被类型分布等,涉及学科众多,数据丰富翔实。

  做好海洋调查,光有测绘知识还不够。2010年,在第二次全国海域海岛地名普查中,周巨锁翻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如地名名录、海图、地名图、地方志、更路簿等。这些资料有的十分枯燥,有的诘屈聱牙。周巨锁潜下心来,仔细研究,记录下每一个有用的信息。外出工作时,他处处留意海岛故事传说,向当地百姓打探了解,把海岛地名中暗藏的自然宝藏与人文“密码”一点点挖掘出来。他做的海域海岛调查形成的资料既全面又生动。“我们做海洋调查,也应拿出跨越学科界限的劲头。”周巨锁说。

  向未知出发

  随着了解越来越深入,周巨锁对海洋的感情越来越深。

  他至今难忘2009年第一次到西沙群岛时的情景:马达熄灭,四周安静下来,天际线越来越近,渐渐可以看到岛上的塔台。水从黄黑色渐变成浅蓝、粉蓝,又变成有层次的斑驳之色。古人描写的“千里长沙,万里石塘,上下渺茫,千里一色”的景色出现了。

  “这十多个字不仅写出了大海的壮美,也写出了人在大海面前的渺小。古人对海洋了解不多,南海对他们来说可能是有去无回的畏途、险途,但他们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现在有先进的航海装备、技术,我们更应该深入未知领域,深入探索认识海洋。”周巨锁说。

  正是怀着这样的信念,2015年,周巨锁作为首席科学家,带领10艘调查船再次出征南海,调查远岸岛礁。南海风大浪急、岛礁众多、环境复杂。此次调查对他和他的团队是一次考验。

  历时两个多月,周巨锁与他的团队克服重重困难,同心协力,成功获取了调查范围内1万多平方公里的多波束全覆盖地形、大面和定点相结合的海洋水文、高密度定量站位的珊瑚礁生物生态数据,掌握了地形地貌、海水动力环境和海洋生物生态资料,填补了我国海洋研究领域的多项空白。

  海上芳华

  聊起海洋工作的苦乐,周巨锁向记者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难忘瞬间。且不说他率队登上新生沙洲时与某国渔船斗智斗勇、巧妙周旋,也不说他在陆域测量时突遭闪电设备黑屏受损,单说他与同事在测量黄茅海西岸时,穿过一群狼狗守护虾塘的那次惊险经历。周巨锁和同事背靠着背,双手紧握测量工具充当武器,镇定地从狼狗跟前走过去。也许是被他们的气场镇住了,狼狗们只是一路狂吠,并不敢上前,“当时紧张得手都出汗了,但它们应该比我们更紧张。”周巨锁笑道。

  与大多数海洋人一样,出差对周巨锁来说是家常便饭。孩子成长期间,他很多时候都无法陪伴。但不在场不等于缺席,“我相信身教胜于言传,能亲自陪伴孩子成长的是好爸爸,能努力工作给孩子做榜样的也是好爸爸。”孩子学英文单词“father”时画的一幅稚嫩的简笔画,被周巨锁用作微信头像,这个热血的汉子也有柔软的一面。

  “说得矫情一点,我一生的芳华都在这里了。”周巨锁停顿了一下说,“这片海给我带来了很多,让我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获得了社会的尊重,实现了人生的价值。现在,我感觉越来越离不开这片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