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冰 我们船上见

作者:记者杨洁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3-09 15:32:2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辽东湾营口港鲅鱼圈港区,这里位于中国最北海域,是我国冬季海水温度最低的海域,同时也是每年冬季我国海冰冰情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今年的冰情究竟如何?监测人员将怎样监测海冰?

“中国海警1411”船出海测冰

  18日早晨,经历了一夜小雪洗礼后,“中国海警1411”船从鲅鱼圈港口缓缓驶出,进入辽东湾,继续开展为期10天的海冰船舶观测。

  “在建国初期,我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海冰监测。自1969年出现了严重的海冰灾害后,我国才真正开始使用船舶进行海上冰情观测。”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海冰首席预报员黎舸介绍说,“船舶观测是最基础的海冰监测手段。船舶出海找到冰和海水的交界线,然后沿着交界线行驶,在地图上对海冰的边缘线进行标注。这种观测方式最直观。”


  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由多种观测平台组成的海陆空立体化、全方位的海冰监测系统,船舶观测只是观测方式之一。这次观测,从鲅鱼圈港口海域出发,“中国海警1411”船要对辽东湾、渤海湾、莱州湾与黄海北部4个海域进行海冰观测,途经28个站点,共计航行1200海里。据“中国海警1411”船船长李涛介绍,目前船舶已经完成了22个站位观测,还有6个站位需要继续进行观测。

  “往左两度,右满舵……”随着李涛的口令,船只驶向海冰较为严重的区域。当观测船撞破海冰的一刹那,记者看到原本平整的海冰瞬间支离破碎,裂开的碎冰向船舶外围延伸出去,发出沉重的“咯吱”声,船身也开始轻微抖动。站在甲板上,给人一种走在碎雪上的感觉。

  “中国海警1411”船,是原海军“海冰723”破冰船,最大航速可达16节,1983年服役,2013年转为海警船后一直在南海与东海执行巡航任务。李涛告诉记者:“今天的海冰监测是破冰船更名以来第一次在中国北部海域执行海冰监测任务。”

海冰监测工作细致烦琐

  行驶到一片海冰较少的海域,“中国海警1411”船停了下来。

  “穿好救生衣,刚下过雪,注意脚底下很滑……”一边说着这些话,海冰观测员冀承振开始了海冰监测。他站在船头,用绳子吊着一只帆布桶慢慢放入海里,打上来一桶冰冷的海水。“这是采集水样。受气温等因素影响,采集的海水一定要在水平面以下半米左右。”冀承振说。经检测,此时辽东湾海水的表面温度为零下1.2℃。

  而在驾驶室下面的甲板上,海冰监测队队长张伟正在拿着红外温度计对海冰表面进行海冰表面温度监测。监测显示,冰表温度为零下8.8℃。为什么海冰表面温度和冰层下水温温度相差这么大呢?据张伟介绍,海冰表面温度一定会比表层水温温度偏低,这和人体的手背温度会比人的正常体温偏低是一个道理。

  采集水样后,冀承振又站在最高处的甲板上,手持风向风速仪,对海上风速以及风向进行监测。

  据他介绍,每一次对站点进行的海冰监测,除了我们看到的这些仪器监测,还有目测,包括目测冰量、冰形、冰厚度、冰密度等等,然后根据船舶测报系统读出数据,统计表格,收集后发往北海预报中心。

  “海冰监测资料不仅可作为海上活动的重要参考依据,同时也可根据这些资料,对可能发生的冰情作出预测。海冰的生长、消退及数量多寡,既直接影响海况和海平面的变化,又影响大气环流和气候。”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副主任胡伟对记者说,“渤海是北半球纬度最低的结冰海域,而辽东湾通常是渤海结冰最早的海域,也是终冰最晚的海域。一般每年的11月下旬开始结冰,翌年3月中旬终冰,冰期为110天左右。”

无惧困难的坚守

  海冰监测可能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呢?李涛说:“危险谈不上,但让人感到相当痛苦。”海冰被船体撞破以后,船体周围的碎冰和海水混在一起,成为了一种新的黏黏的被称之为“冰晶”的东西。听起来优雅的名字,却让船上所有船员叫苦不迭。

  船上一般带有两台主机,一台主用,一台备用。当这些黏黏的“冰晶”随着涡轮快速转动进入主机,会导致海水进口压力变低,主机就会停止工作,这时就需要另外一台备用机工作。这时船上所有的船员就要一齐上阵,用人力不停地掏出那台主机里的“冰晶”,这样主机才可以继续运转。如果一旦出现堵塞严重两台主机都无法工作的情况,就不得不让拖轮上来,拖着船舶回港,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

  由于冰情最严重的时间正是每年的一二月份,而这个时间正是大家欢度新春之时,而海冰观测工作人员则必须坚守岗位。

  已经40多岁的船长李涛,连续几年的大年三十都是在船上渡过的。因为他想让年轻人回家过个踏实年。“多亏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我才能安心在船上值班”,李涛说。

  根据最新的卫星监测数据显示,1月18日,辽东湾海冰外缘线32海里,面积6098平方公里,占辽东湾面积19.93%。“相比于往年的情况来看,今年海冰情况比常年同期偏轻,但仍需提高警惕,因为冰情还在发展,仍处于持续发展的阶段,需要不断观测。”李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