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藏海的浪花

作者:崔国发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1-12 10:25:4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仅仅去扬帆就已足够,还是仅仅去感觉就已足够——其实,大海离我很远,如果没有船帆,那我们就在海的梦中,去感觉一下远航,如何?

  独饮苍茫:一片寂静,在晨曦中滴落。我想起了弗吉尼亚·伍尔芙的海浪:鱼鳞似的闪闪亮光。已经升起的太阳,使海上每一样东西都呈现出它本来的色调。

  一座海岛究竟算得了什么?海浪的冲刷已使它充满了沧桑。海水在它的四周,溅起了水花与泡沫,我想了半天,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很久没有谛听螺号了。粗砺的螺号,被吹出一种孤独与悲凉——波涛的声带使他感觉到了,只有螺号不绝于耳,而“大海,正撤回它自己的声音。”(扬尼斯·里索斯语)。

  这就是辛波斯卡写到的浪花——对浪花本身而言,既无单数也无复数。它们听不见自己飞溅于无所谓小或大的石头上的声音——浪花与石头的关系,我也谈过多次,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无话可说。

  站在海边,有时即使通过严格的筛选,也真假难辨:哪是沙,哪是盐。

  在大海停止之处沉寂,或在深渊处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