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海的呼唤

作者:王东梅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1-12 10:25:5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海,是一部心经。

  把贝壳移到耳边,弓身坐着,欣赏贝壳里传来的旋律。把贝壳贴近着耳朵,听到回响的海浪,静静聆听,微笑悄悄浮在脸颊。在这样的一个秋日午后,不曾间断的海潮里,原本没有色彩的梦想,竟会不知不觉地变成了一个淡淡的,淡淡的恋情……

  守着这样的一个港口,能守得住希望吗?倘若每个潮汐仍旧那样起落,结果亦不会有所更改了。放手让它去吧!背包里装的是一本精装版《老人与海》和一封好轻好轻的蓝色信笺。原来一切的离别就是这样简单,也没有流下眼泪,只有淡蓝色信笺,证明着一段失落的伤感。

  沙滩宛若棉絮,我踩在无止尽的陷落中,彷佛看着自己的身影也正在加速的陷落和消失,苍白的影子被海水冲刷着,逐渐模糊。

  我再一次取出那张淡蓝信笺,但已无力再重温悲伤了,看着海水带走那破碎的淡蓝,也希望它带走这份无奈的记忆。带走吧!我不想再惋惜,留下它,只不过是留下一个不堪的哀愁。

  原是尚未着色的画布,但不知曾几何时,我早已拿起画笔,绘了一片没有主题的美丽了。原以为自己会是个用心的小画家,会细心填满每一张属于自我风格的色彩,却忘了该好好地找一个主题,画一个更真实的画。我想大概没人能告诉我,一切的悲剧,是不是都如此的没有头绪?好像所有该发生的,都是预料中的,不管正处于失意或者得意?

  结束了蓝色信笺的世界,接下来就是《老人与海》的世界了,至少这个世界让我有一分比较真实的沉重,让我抓得住该走的方向。

  起身,瞬间变得轻盈了,背上背包,顿时发现它也和我一样轻。转身挥别这个特别的海与天,毅然发现一片淡蓝色碎片在随波逐流着,是的,它们该回到它们的色彩里了!

  生日那天,再回到这里。车子里,我们三个人闹成一团。驶离喧闹的市区,眼前一片青绿闪过,天地顿时宽广明亮起来,哇!那是一整片,一整片的无际啊!下车后,我们走过了一片沙地,隐约听到一阵阵呼唤,一声声的海浪,触动了三条心弦,或许在我们三人心中早就奏着相同的曲子,心灵间的沟通,不需用言语的,不是吗?

  翻过沙丘,眼中一片蓝,我好像一个美丽的贝,在海中浮沉,壳内是蓝,壳外也是蓝。阿漂疯喊着:“冲啊!”我们竟也傻傻地跟着跑,这时候,谁要不成疯子也是奇怪的。三人打着水仗笑成一团。累了,沙上一躺,或赤脚踩着沙滩,感觉沙地的温度和柔软,回望着沙滩上留下一个个足印……

  我听着海浪澎湃汹涌的声响,呼吸着海风传来咸咸的气味,海浪无止尽的波动,像是跳着轮舞曲。海就在我的前面,海也在我的身体里面。阳光炽热,天空映入海面,灵魂深处的烦恼痛苦恐惧及愤怒渐渐消逝,眼前一片汪洋的大海,我凝视着,浩瀚的大海囊括了一切,那么宽阔!

  头发让海风吹乱,不知坐在岸边看了多久?许是已经把自己看成浪花朵朵。

  小燕提议搭渔船出海,风吹浪起,船身晃得厉害。原先吞下肚的晕船药似乎没啥效果,三个人吐得东倒西歪,终于“脚踏实地”后,纷纷发誓不再贸然出海。

  海水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细听海潮的声音,细看潮线退回海里,原本藏匿在石缝里的螃蟹纷纷出现。那是心灵的声音,非常安静地诉说着退潮的记忆。海水以七种蓝色示我,以七种变化的音韵,以脉搏的节奏靠近、退去,再靠近、再退去。

  送走海潮,去采青苔,徒手撕下一片片海苔,然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远眺海面,夕阳的光影变幻着,一波波浪潮反射着光线。我茫然地望着海面,收回视线,心想,日后我们三个是否还有福气聚在一起坐看同一片海洋?

  沿海岸线往回走,心里满满的,可惜我不能带回什么。走入人群,忽然听到海浪轻声唤我再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