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科学优化海洋科技力量布局

作者:刘大海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1-04 14:25:2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经济新常态下,以科技为核心实现创新驱动发展成为新趋势。然而目前我国海洋科技力量布局仍然存在着显著的梯度差异,影响区域海洋社会经济协调发展。合理配置海洋科技力量布局,对于提高海洋科技创新效率,驱动国家海洋科技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针对海洋科技力量布局,有两个关键问题需要明确。第一,全国海洋科技力量布局现状如何?呈现什么样的规律?第二,我国海洋科技力量布局是否存在显著的地理梯度差异?行政导向和政策导向是否发挥重要作用?

  鉴于此,笔者所在团队拟以涉海城市为基本研究单元,以海洋科技力量为重点研究对象,基于2001年~2014年海洋科研机构的科技统计数据,对全国涉海城市的海洋科技梯度进行定量测算,总结我国海洋科技力量分布状况及发展趋势,以期有助于国家海洋科技创新政策制定。


海洋科技力量布局现状

  海洋科技梯度指国家或地区间在海洋科技实力上呈现的不均衡发展状况的表征。投入、产出和效率是科研竞争力的基本要素,科技梯度受科技投入、产出和效率的共同影响。由于海洋科技研发具有投入高、回报周期长等特点,分析科技力量布局时应重点考虑海洋科技投入指标,以及投入产出效率指标。

  在研究中,笔者所在团队用海洋科技人员投入比率、资金投入比率以及比较海洋科技创新效率三者的乘积表示“海洋科技梯度系数”,从人员投入、资金投入和转化效率三方面衡量区域海洋科技水平。其中,海洋科技人员投入比率、资金投入比率是指地区人员、资金投入占全国的比例;比较海洋科技创新效率是指一个地区相较于全国而言海洋科技创新效率水平,科技创新效率即科技投入产出转化率,是指在一定科技创新环境和资源配置条件下单位科技投入获得的产出,或单位科技产出所需的科技创新投入。

  研究得出,随着国家对海洋科技创新重视程度的提高,海洋科研实力不断增强,海洋创新效率稳中有升,海洋科技投入产出增幅明显。

  从城市的尺度来看,各涉海城市科技力量布局在空间上表现出聚集、转移、转型、稳定等趋势,具体规律如下:

  1.空间布局上呈现“东高北高、南低中西低”的特点

  根据地理位置差异,从南北和东西两个维度对全国涉海城市进行划分。研究表明,海洋科技力量布局存在南北部和东西部之间的地理梯度差异。

  海洋科技投入方面,北部和南部的海洋科技投入梯度较小。2008年以前,北部和南部海洋科技人员和资金投入比率基本持平,2008年以后北部地区超过南部地区,2012年二者差距达到最大,近几年北部和南部海洋科技投入比值趋于稳定,人员投入比约为6∶4,资金投入比约为7∶3。因与海洋距离远近存在差异,东部和中西部海洋科技投入相差较为悬殊,人员和资金投入比长期稳定在9.5∶0.5左右,存在明显的海洋科技投入梯度。

  海洋科技创新效率方面,纵向来看,自2001年以来,北部地区一直高于南部地区,中西部地区一直高于东部地区;横向来看,2006年以前,除中西部以外,其余地区效率均小于1,而2006年以后,各区域基本保持在1左右,实现了投入与产出的有效转化。

  比较海洋科技创新效率方面,其趋势与海洋科技创新效率基本一致。

  综合来看我国海洋科技梯度系数,东部地区远高于中西部地区,自2006年以来东部地区一直稳定在0.9左右,而西部地区几乎为0;北部地区高于南部地区,2009年以后二者基本保持在0.4和0.1左右。综上,我国海洋科技力量布局存在空间梯度差异,总体上呈现“东高北高、南低中西低”的布局。

  2.以行政为导向呈现北上广的强势崛起

  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和经济中心,2001年~2014年实现了海洋科技创新领域的强势崛起。海洋科技人员投入比率由9.76%上升到34.58%,海洋科技资金投入比率由11.8%上升到43.38%,自2007年起,其海洋科技人员和资金投入均稳居全国首位。2001年~2014年,北京比较海洋科技创新效率均大于1,说明其科技创新效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近年来该值呈现下降趋势,可以看出其效率水平与全国水平的差值逐渐缩小。

  上海、广州作为我国长三角、珠三角地区重要的沿海城市,海洋科技创新总体实力仅次于北京,近年来各项海洋科技指标基本处于全国第二、第三位,尤其是海洋科技人员和资金投入比率优势明显,海洋科技创新效率、海洋科技梯度系数也处于全国领先水平。

  北京、上海、广州三大政治经济中心的强势崛起,使得青岛、天津等传统海洋强市优势不再明显,但二者整体向提质增效升级方向转型,具体表现为各项海洋科技创新指标数量上的绝对增加和各项指标排名上的相对下降。同样作为传统的涉海城市,南京、杭州、厦门、大连4个城市海洋科技保持稳定发展,数量上呈增长趋势,排名基本稳定在全国前十,大连则稍有退步。

  3.以政策为导向呈现深圳、南宁、沈阳、济南等的后发优势

  在国家政策引导下,一些沿海城市和内陆省会城市在海洋创新领域表现出后发优势,海洋科技实力快速发展,南宁、深圳为沿海城市代表,沈阳、济南为内陆省会城市代表。南宁、沈阳和济南初始条件较为相似,海洋科技实力全国排名从中低层上升到中上层,其中沈阳和南宁上升更为明显,分别从2001年的第18、第27名上升到第9、第16名。到2014年,沈阳各项指标均跻身全国前十,南宁则稳定在前二十。2001年~2014年,3个城市的海洋科技投入均呈增长趋势。海洋科技创新效率方面,除南宁在个别年份稍低以外,其余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之下深圳海洋科技创新起步较晚,但发展却尤为迅速,不仅实现数量上从无到有的巨幅增长,各项指标排名也均跻身全国前列。


原因分析

  2001年~2014年,我国各涉海城市海洋科技力量呈现强劲增长态势,表现为数量上的绝对增长,并因增长幅度不同呈现比率和排名情况的升降变化,进而呈现出科技力量在空间布局上的差异性。可以发现,海洋科技力量布局存在着显著的地理梯度差异,同时行政导向和政策导向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具体原因如下:

  北京、上海和广州经济高度发达,综合实力强,对外开放程度高,能吸引更多的资金、人才和技术流向海洋创新领域,为海洋科研实力的崛起和发展提供强大基础。天津为直辖市,青岛、厦门、大连为计划单列市,具有一定的行政优势。同时,初始资源条件优越、海洋科技创新起步较早较快也是青岛、天津提质转型,南京、杭州、厦门、大连稳定发展的重要原因。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较为雄厚的科研基础为这些城市海洋科技力量的聚集创造了条件。

  南宁、沈阳、济南和深圳4个后发优势型城市的发展基础较差,但地缘优势和后发优势明显,因此可抓住发展机遇实现跨越式增长。南宁尤为典型,作为北部湾重要城市和“一带一路”节点城市,凭借国家政策倾斜优势、地理区位优势和后发优势,可预见未来将会迎来发展机遇期。


对策建议

  随着海洋强国、创新驱动等战略的实施以及《国家海洋科技创新总体规划(2016年~2030年)》《全国科技兴海规划(2016年~2020年)》等政策的出台,有关部门应以此为契机,以国家战略为抓手,立足于各涉海城市科技资源布局现状,优化全国海洋科技力量布局。

  1.结合国家未来海洋战略发展方向,考虑对我国西南沿海地区给予适当政策倾斜,促进整体海洋科技协调发展。新常态下,资本、人才、技术、产品、信息等要素在地区间的流动会更为频繁,促进创新资源向海洋领域流动和集聚,加快海洋科技资源由发达地区向落后地区转移。加强海洋科学研究、成果转化与专利保护领域的制度创新,形成全国海洋领域内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氛围。

  2.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青岛等作为沿海核心城市,应充分发挥海洋科技领域的辐射带动作用,实现周边城市海洋科技向创新引领型转变,优化海洋科技力量布局和结构,形成以核心城市为中心的海洋科技城市圈,进而打造区域性海洋创新产业集群,促进海洋科技与海洋产业协同发展。提高海洋科技对海洋经济规模与质量的拉动作用,实现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跨越式发展。

  3.整合地区间海洋科技资源,打造海洋科技资源共享平台,如海洋虚拟研究院等海洋智库。加强落后地区海洋人才的培养和引进,全面增强海洋科研实力以促进区域海洋经济发展。针对西南和中南地区海洋科技发展的紧迫局势,在广西或海南建立国家海洋局第四海洋研究所,重点从事南海和北部湾海洋科学研究,加强与东南亚地区合作交流,扭转相关地区海洋科技水平落后的局面。

  (作者单位系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李森、徐孟、王春娟、李晓璇对本文亦有贡献)